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联系我们 English
网站首页 单位概况 企业文化 新闻中心 科研实力 技术与产品 需求发布 招聘信息
   
 
  文化体系
  社会责任
  主要荣誉
  风采聚焦
  风采聚焦
“突击队”护卫下的高考路——航二代心中永远的记忆
来源: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 | 发布时间:2019-06-01关闭此页


风雨彩虹砥砺前行__忆洪水中的高考路       (魏京芳)

又是一年高考季,在这个炎炎夏日,我的思绪却自动回到二十九年前,那个连续下了一个月的雨季中,迎来了我的高考。

76日上午九点多,越来越急促、转而倾盆的大雨让对面的山体再也承受不住,泥石流沿着山沟滾滚而下,汇入安河,让人无法安心呆在家等待集合出发的通知。这时在红光医院上班的大姐打来电话,焦急地说,过医院的路快要被洪水冲断,再不出发就过不去了。正不知所措时,广播响了,通知所有考生及家长到所大楼前集合,温校长宣讲了洪水突发的紧急情况,让大家徒步前往凤县考试,要穿好球鞋用麻绳绑紧。。。而与此同时六区的安河水已如雄狮咆哮着向前翻滚。永远记得出发的那一幕——爸爸穿着雨衣、背着背篓,一脸严肃,而我居然是背着书包蹦跶着的。那时候的小兴奋、小激动啊,好像不是参加人生的第一次大考,也不知泥石和洪水就在眼前、在等着我们......

点击查看原图

一路走着,一路都是同学、家长和护送我们的突击队员(后来得知叫敢死队,可见那时的情形),根本不觉得累,居然还能唱着歌,找不到老爸也不着急。不知走了多久,到了医院附近时,发现阵势已然不对,不论是大水还是我们赶路的人——洪水冲断了我们的必经路,而突击队员们竟毅然站在湍急的水中拉起人墙、搭成人梯,一个一个的送过去。到了我时,还来不及准备和思考,就被一双有力的大手一下子拽了过去,而在前一刻接触到洪水的身体竟是无法受控!

多年后忘记了高考中的很多片段,而这段却永远留在了记忆深处。每每想起,那种在危境中体味到的突击队带来的安全感、家长们的关心、同学们的互助,仍是令人激动和温暖。

正是有了共同的经历,我们067基地第一届高中的同学们,无论走到哪里、从事何种工作,始终都保持着亲密的情谊,也正因为这些特殊的岁月,告诉我们从哪儿来,从不敢放慢脚步懈怠生活和工作,这是我们一代人的情怀,因为我们是航二代!

 

      那年,那月,那些回忆……(王枫)

 

的一声,窗外一声惊雷,将我的思绪又拉回到了30年前,199076日,秦岭深处,红光沟。

小雨细细绵绵,已经持续了将近一个月。这在我们这个大山深处的小山沟里,是一件很不寻常的事情。这里很少会这样持续降雨,仅有的几次都不可避免的带来了肆虐的山洪!

还有一天就要高考了。11年的奋斗即将迎来最终的考验!心里似乎很平静,没有一丝波澜。回学校去看看吧。看看那山,那水,和那间教室。明天之后,我们将开启新的历程,而这里,也许会成为永远的回忆。这样想着,打着伞,不知不觉来到了母校。穿过教学楼,穿过操场,来到鞍河边。雨,依然淅淅沥沥的下着,河水上涨了不少。水很混浊,也很平静。

      静静地站着,听着,看着……忽然感觉身边似乎少了些什么,惶恐之中向四周张望了一圈,啊,是操场外小河边那棵树不见啦。不敢多停留,跑向家的方向,心中惶恐着:还能赶到县城参加明天的考试吗?

点击查看原图

中午时分,消息传来:山洪暴发了,前往县城的公路多处被泥石流冲毁,为了确保高三的学生们能够参加高考,由各单位组织青年突击队护送考生!

二十公里,学生四五十,家长六七十,突击队八九十,浩浩荡荡的高考队伍,趟过泥流,翻越山坡,披荆斩棘,成为199076日最壮丽的风景!

三十年过去了,那一幕一幕仿佛烙印在记忆深处,似已尘封,却从未忘怀!

那年,那月,那些回忆……

——谨以此文纪念我们逝去的青春,也祝一年一年赶考的孩子们,金榜题名,心想事成!

 

高考       (胡戈锋)

 

高考就要出发的前几天开始下雨,连续不停地下了三天,而且一直是中到大雨,直到住在楼上的温校长着急忙活地来敲门,我们才意识到形势的严峻性:路被冲断了,必须步行到凤县考场!

凤县对当时交通不便的山沟来说是一个遥远的地方,坐车都要几个小时,徒步去是不可想象的,再加上恶劣的天气和洪水。老妈当时就哭了,老爸出差回不来,面对决定我一生命运的高考,她倍感绝望!

点击查看原图

    我正好相反,莫名的欣喜与兴奋!和我同样感觉的是大多数男生,特别是郭建华。我们俩一副准备春游的架势,根本没有担心危险和对考试的影响,现在回想起来,那时的心真大,啥都不会影响我们游戏人生的心态!

    出发前的准备工作开始,其实对于我们来说很简单,雨衣、雨鞋加一根棍子,我们的任务就是照顾好自己,安全到达考场!但对于父母们操心的事就多了,吃喝拉撒睡都要考虑,据说凤县吃住条件不好,各家都带了锅碗瓢盆、米面蛋菜、换洗衣服等等生活必需品,东西太多,只能找办公室年轻同事帮忙一起送到考场,每人负重都不小,大家都义无反顾、全力以赴,这是一场全民总动员的高考战争!

    浩浩荡荡的队伍出发了,开始的路只是泥泞和湿滑,只是消耗体力而已,我们一路说笑着就过来了,直到遇到第一道山涧冲刷下来的急流,才真正感到面临的危险。这种急流虽不是很宽,但水流湍急,还夹杂着从山上冲下来的泥沙、石块,水大时可以冲毁公路,水小时即使只是过膝的深度,一般人也很难站稳。年轻力壮的学校老师和单位同事硬是在两岸拉上绳索,水中搭建人墙,手把手护送每一个考生和家长穿过急流。即使是这样的保护,仍然有一些人被冲倒,雨衣被冲走,所有人大半身都湿透。像这样的急流,后面又经历了几次。

    不记得走了多久,但长途跋涉加上穿过急流的惊吓让我们身心疲惫。每路过一个聚居区就有人群在路边参观我们这只奇怪的队伍,在714医院门口时,有个医生问我们:“这是干嘛去呀?我清晰的记得,郭建华的父亲头都没抬,用深沉而坚定的声音答到:考学!瞬间让我感觉自己学业是无比的伟大与神圣!

    仿佛跨越了千山万水,我们终于到达了可以乘车的地点,虽然一身疲惫和泥水,但心里算是踏实一些了,不会耽误明天的考试了。到达住的地方后,老妈用简陋的炊具和食材做了一顿可口的饭菜,我也简单洗洗涮涮吃完饭就睡了。太累了,又是没心没肺的性格,我躺倒就睡着了,第二天精神矍铄地参加考试去了。

    回想那天的经历,我需要感谢的人很多,没有他们的无私无畏,我不可能战胜艰难险阻去参加那场影响我一生的考试。这次不平凡的经历也让我欣慰,让我深深体会到在抗击灾害过程中同事之间、师生之间、亲朋好友的互助互爱,同心协力。这也许就是那句都是沟里的,蕴含着自然的亲近和默契的真正原因吧。

  

美好的回忆   (周笑影)

 

    199076号,下了几天的大雨终于停了,早上起来天阴沉沉的,但好歹不下雨了,好凉快的天气,早上收拾自己要带的物品。爸爸回来说前方道路多处塌方,车无法过来接考生,集体到六区班车站集合徒步前往考场,同时单位组织青年突击队帮助考生家长拿行李,护送考生家长前往考场。妈妈是毕业班的语文老师及班主任,自然也要去。来到班车站,黑压压已经聚集了很多人。虽然六区只有几十个考生,但连学校老师,青年突击队,还有家长居然有几百人,这时我才意识到我们的高考是多么高度的战役,相关、不相关的人都卷入进来,为了我们。当时大人们忧心忡忡,我们却少年不知愁滋味,个个兴奋得像去春游,全然不知道四十多里路会有什么困难。年少时经常上山爬树、涉水蹚河,这次跋涉对我们来说更像是刺激的探险活动。我和岳宝兰结伴同行,时不时跳跃过冲断的、泥泞不堪的马路,开心的聊大天,憧憬考完试要做什么走了一会,住在下坝三区的同学们赶上来,我印象最深的是罗晖,记得她裤腿高高挽起,腿上鞋子里全是泥浆,才知道她是从泥石流冲垮的家里被别人出来的,所以什么都没带,能出来就很幸运了。加油,同学!

点击查看原图

    快走到邓家台时,路已冲断,原来的路面隔成几个十多米宽的大河,水势或缓或急,前面的突击队已拉起长绳,组成人墙,让学生家长拽绳涉水徐徐通过,由于水势太急,我妈被冲翻了,幸好她死抓着绳子没被冲走,前面的突击队赶紧过来挡住水流,扶起我妈,感谢当年的突击队!当时有些突击队员为防万一在胳膊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和遗言,感谢你们无私无畏的奉献,我们才能安全地抵达凤县!

    风雨过后见彩虹,我们那届孩子应该是学校有史以来考上大学最多的一届。弹指一挥间,29年过去了,高考又徐徐走来,虽然现在的考试条件不能同日而语,但我的高考之路是如此独特又溢满爱心,它是我人生中一段人性最美好的回忆。

  

一场史诗级艰苦卓绝的高考       (张郁谱)

 

    三十年前的那一幕幕依然清晰,恍如昨日,每每想起,依旧悸动与激动轰然于胸。

    19907月霪雨霏霏已经快一个月了,第二天要高考,大家都在焦急地等待着坐车前往考点。中午突然通知因大雨,路已经被泥石流冲断,只能步行前往,每家安排两位年轻的男同志护送考生至最近的乘车点。下午,由考生、家长和护送队员组成的浩浩荡荡的高考大军,开始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高考之路,这也是我这一生中认定的亲身经历过的史诗级般艰苦卓绝的高考。

点击查看原图

路上雨水泥水汇聚成的小溪肆意地流淌着,泥石流切断的公路比比皆是,满目皆是被落下的山石砸坏的路面。这只高考大军都在默默地前行中,没有交流,没有欢笑,只有偶尔注意安全的提醒,父母们紧皱着眉头,脸上都是焦虑;考生们脸上充满着坚毅和新奇;护送人员用绷紧的眼神为保障安全、避免突发事件发生在巡视着每一个方向。母亲当时已经50多岁了,用瘦小的身体背负着重重的日用品和考试资料,一路趟过泥石流冲毁的路面。时间在艰难地行进中,慢慢地流逝着。过了邓家台就是红光医院,过了医院就是最后的目的地。最后一道坎儿就是横在医院门前路上的洪水,因为水急,路面又由于雨浸已经湿滑异常,这是最危险的。在六七米宽的水面上,已经站立好几个壮实的年轻人,每个年轻人之间是紧紧抓握着木棒,就是为了保证每个人顺利安全通过。

母亲在过河中,因为地面湿滑,突然身体开始失去平衡控制,一旦倒在洪水里,后果不堪设想,这时护送人员迅速冲过来,一把紧紧抓住母亲的臂膀,母亲努力地慢慢站了起来,大半身已经湿透,身上的雨衣随着洪水,瞬间消失在远方。到了对岸,母亲只是低头看了看背筐里的东西,对我说:没事,走吧。转过身,毅然决然地向着目的地前进了,这也是我这一生中感觉到母爱和母亲坚强的最充分的一次。每每想起,依旧心里久久不能平复。到了通车点地,也许是压抑的太久了,大家开始有了交流和欢笑,坐上卡车在大家的沟通中,驶向考点……

    那山那水那群人,那年那月那件事,不是每个人都能体会到他们的情感,也不是每个人能感受他们经历过的苦难。虽然时光荏苒,曾经的梓梓学子已过四十不惑;虽然卅年飞逝,曾经的父母已是耄耋老人,但我们经历过的,我们共同走过的,都是脑海里满满的回忆和情感,永生不会忘记,我们曾经的——那一场史诗级般的艰苦卓绝的高考!
标签:
上一条:从平凡处见真情——电影《周恩来回延安》观后感... 下一条:书画摄影协会采风陈炉古镇和柏社村地坑院
单位概况  |   企业文化  |   单位新闻  |   科研实力  |   技术与产品  |   需求发布  |   招聘信息  |   联系我们  |   English
Copyright © 2019 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 
地址:陕西省西安市航天基地飞天路289号   备案号:陕ICP备12011645号-1